8.0

2022-09-02发布:

日韩精品欧美激情24p山村里伦理冤孽

精彩内容:


  我的老家在一個偏遠的農村,那裏隔最近的集市也有一個小時的行程,小山村後偏僻,尋常人家電視都買不起。每天早出晚歸的生活是小山村固有的旋律。我的爸爸在外面做生意,賺了點小錢,在這個山村來說卻算得很富饒的人,每年過年回老家都像是偉人榮歸故裏,村上的每個人都上來客套下,套著近乎,彷彿認識我們一家人也是光榮,那些剛嫁到我們村上的小媳婦一個個害羞的老老遠望著。我今年15,長得高大挺拔,陽光帥氣,不論對著哪個女孩子一笑,殺傷力絕對十足。

  每次春節回老家,我們都是住在六姨家裏,這個就要介紹下我們的家庭境況,我奶奶一共七個子女,我爸爸和我二爸兩個兒子,而且都老出走出了山村,賺了點錢,算是有頭有臉的人物,相比之下,我爸爸賺的錢比我二爸多點,而其他的姨媽都還呆在鄉村,過著渾厚的農村生活,這個社會很現實,誰有錢誰就是老大,我們一個大家族,加在一起百來號人,我爸爸說話最有份量,說一不二,家裏的人都得聽。我嘛,就佔了我爸爸的光,家裏的長輩對我是寵愛非凡,家裏的晚輩對我是尊重非常,嘿嘿,我的地位可是非常的高哦。

  我的幾個姨媽,就我六姨最俏麗,身材更是凹凸有緻,胸挺臀翹,真的是迷逝世人不要命。可是農村的習慣十八歲就得嫁人了,于是我那俏麗的六姨就成人人家胯下的女人。六姨嫁人之後,非但沒有降低對男人的殺傷力,反而少了少女的青澀,添了少婦的韻味,出落得更加吸引人了,有雞巴滋潤的女人真的是無形間流露著風騷,每當看到六姨,我的雞巴都是硬邦邦的一柱擎天,恨不得立刻把她按在地上,用我粗大的雞巴操進她的小穴裏,狠狠的抽插。可憐六姨結婚兩個月,他的老公就遠走她鄉,爲了一家人的生計奔走,可苦了剛嘗到點性愛甜頭的六姨。和六姨要好的劉媽家裏有台電視,劉媽的公公給她買了台VCD,據說劉媽極其淫亂,常常和她公公做出亂倫之事,于是在家裏呼風喚雨,一天好吃懶做,卻想要什幺有什幺。那時候我才十歲,在農村對男女之事什幺都不懂,某天,劉媽神神秘秘的把我六姨拉到她家去,說有好東西給她看,于是我也悄悄的跟著去了。

  進了大門,劉媽又拉著六姨進了她臥室的門,然後“砰”的一聲關了臥室的門,我便從門縫裏往裏看去,只見裏面除了劉媽和六姨之外,還有兩個男人,就是村裏的小混混,兩兄弟,我們都叫他們大傑和小傑。他們一看到六姨就兩眼冒光,我知道那是淫慾的眼神,心想定沒什幺好事。

  六姨看到他們兄弟兩,也有點侷促,吶吶的問道:“劉姐,你叫我來看什幺啊?”

  劉媽甩了甩渾圓的屁股,媚笑著說,:“急什幺啊,反正有好東西給你看就是了。”大小傑也給著嘿嘿的淫笑,我看六姨有點忙亂的神情,不過還是安奈不住好奇心。

  “我是叫你來看錄像的,好看得很。”劉媽說著,就搖著屁股走到電視機前,放了一個碟片進VCD機。

  “是幺,放好看的。”鄉裏電視都少得可憐,別說是VCD了,六姨一聽看錄像,頓時來了精力,連爲什幺看錄像卻要關著門看卻想都沒想。

  畫面出來了,有兩個人男人,一個女人,都沒穿衣服,好像是外國的,那兩男的雞巴有長又大,嚇人得很,六姨一陣驚呼,也不知道是在驚歎雞巴的兇猛,還是驚奇那羞人的畫面。

  “羞逝世人了,這個有什幺好看的。”六姨語帶嬌羞,聲音卻甜膩,聽得我心裏一陣酥麻。

  “沒什幺大不了的啊,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嘛,看人家做愛多爽。”劉媽怕六姨有什幺不滿,勸解到。

  電視上,那女的把一男人的雞巴含在嘴裏,用力的添允,男人的雙手抓著她的兩個碩大的奶子不停的揉捏,變幻著形狀,女人鼻孔裏發出恩恩啊啊的聲音,彷彿很享受,另外一個男人也不閑著,掰著女人的雙腿,離開粉紅的兩瓣陰唇,嘴湊上去,叼著勃起的陰蒂,慢慢的添弄,直搞得那女人舒服的大家。屋裏的四人,看著如此豪情的場面,呼吸都有點急促,大小傑的褲子頂得老高,估計雞巴是漲得受不了了吧,劉媽兩眼噴火,身材不住的扭動,兩顆碩大的的乳房左右搖擺,我現在才看明確,本來這騷貨居然沒戴奶罩,兩個奶子就這幺把薄薄的襯衣撐起來,兩顆紫紅色的奶頭隱約可見,正隨著她身材的扭動不斷和衣服産生輕微的摩擦。六姨最可憐,本來剛結婚的小女人,剛吸收雞巴的滋潤不久,老公就走了,所謂食髓知味,看到如此歡樂的性愛場面,想到被操的種種舒爽,小穴裏淫水滾滾,又不好表露,只得靠加緊雙腿以換減陰道的瘙癢,可誰知道越是加緊雙腿,心裏越是渴望有雞巴插入。如果不是有人,說不定已經脫下褲子,用哪怕手指也好,可以好好安慰自己一番。

  六姨看著電視上被兩根大雞巴插著的女人,心裏充滿的憧憬,不自覺的添了下自己的嘴唇,恍然間,一個手從領口出伸入了自己的衣服,握住了自己飽滿的乳房。幡然覺悟,六姨扭頭一看,卻見是劉媽淫笑著看著自己。

  “劉姐,你……你幹什幺?快拿出去。”六姨驚恐至極。

  “小蹄子,發浪了吧?”劉媽的手不但沒有拿出,還重重的抓了兩把,“你的奶子好軟好大,摸起來真舒服啊。”

  “別……別這樣。我……我沒有。”六姨臉色通紅,有點語無倫次。

  “沒有!哼,奶頭都翹起來了,還敢說沒有。”劉媽在六姨耳朵邊輕輕的說到,還不住的呵氣,“下面的騷穴流水了吧,想男人的雞巴操了吧。”

  “啊……我要走了。”六姨嚇得著實不輕,起身籌備走了。

  劉媽豈會讓她如意,響著大小傑使個臉色,大小傑立刻會心。

  “蓮姐,這幺急幹什幺?”大傑說。

  “是啊,錄像正在精彩處呢。”小傑跟著附和。

  六姨一看就知道走不了了,慌張的問道:“你們,你們想幹什幺?”

  “想幹什幺?嘿嘿,你說呢?”小傑面露猙獰。

  “其實也沒什幺,就是想借你的寶穴降下火。”大傑抓住六姨的手,一把拉到自己的懷裏,“你可別想叫人,不然全村人都知道你是個淫娃蕩婦。”六姨顯然被嚇住了,不敢大聲呼喊。

  大傑激動的吧雙手伸進六姨的衣服裏面,握住了兩個奶子,“劉姐說得沒錯,真的是又軟又大,好舒服。”

  “把她的衣服褲子都脫光。”劉媽說道。

  于是瞬間六姨變成了赤裸的羔羊,小傑一只手全部按在了六姨的陰部,全部手在氾濫成災的陰道來回的摩擦,中指深深的陷入在陰道裏面,被兩瓣陰唇緊緊的包裹著,夾的異常的舒服,不僅讓他驚歎,“好緊的*,不虧是沒操過幾次的,光外面就這幺緊。”

  大傑兩只手抓著六姨的奶子,手指深深陷入那個柔軟嫩滑的乳房。不停變幻成形狀,六姨的乳暈呈粉紅色,漸漸溶入乳房的色彩之中,大傑的視線都集中在這兩粒嬌豔的嫩肉上。“賤人,把舌頭伸出來。”

  從來沒有這樣稱呼過六姨,所以她不知道是叫她。大傑有點惱羞成怒,手上加種力道,“賤人,叫你把舌頭伸出來。”

  六姨吃痛,伸出的可愛的舌頭,大傑一下叼住,貪婪的吸允,還不住的讚歎,“真她媽的甜。”

  這時小傑的手上全是淫水,“還說沒發浪呢,看你流了多少騷水。”

  說話間,小傑把收放進了六姨的嘴裏,“給老子全部添乾淨。”六姨躲閃不及,只能一根一根添乾淨了小傑的手指。

  “自己的淫水好吃嗎?”小傑持續出言淩辱六姨。

  “恩,好吃。”六姨無奈,只能附和小傑。

  “嘿嘿,還有更好吃的。”小傑掏出自己的雞巴,那雞巴黑不溜秋的,估計有一個月都沒洗過了,我在門邊都能聞到異味。

  “嘗嘗哥哥的大黑腸。”說著便向六姨的嘴裏送出,六姨左右躲閃,小傑一個耳光抽在她臉上。

  “給老子好好添。”六姨被抽得淚花閃閃的,知道今天不能善了,于是憋著氣,細細的添弄起小傑的雞巴來。

  “哦!”小傑發出一個滿足的呻吟,“這才乖嘛。”

  “把她吊起來操。”大傑說著,拿出一根繩子,把六姨的雙手捆起來,吊在蚊帳上面。

  六姨長長的秀髮,發尾微呈深褐色,此時因爲汗水都粘在一起,但依然保持著光 亮,披散在後背和雙肩上,烘托著那如凝脂般的皮膚,在暗淡的光線下散發著淡淡的光暈;清秀的臉龐因爲驚嚇已經變得扭曲,但扔粉飾不住那驚人的俏麗;她的手被綁著,吊在頭頂,十指無力地糾纏在一起,整條手臂都因爲身材的重量而被拉直;飽滿的胸脯向上翹起來,粉紅色的乳頭直指前方;繃緊的小腹上是流淌的水迹,使得底本完善無缺的皮膚看起來更平添了幾分嬌豔。

  再往下,茂密的毛髮蓋住了迷人的叁角地帶,還在不自覺地發抖、搖擺;纖纖細足被吊離了地面,向下蹬著,腳背都完整繃直了,想爲身材找到一個支撐點;因爲喘氣而張開的小口,那輕輕的抽泣使得我心跳加速,使我的陽具堅挺無比,硬得發痛;現在這可愛的小嘴只能發出嘶啞的斷斷續續的哭泣,軟弱無力,更加惹人憐愛;底本顧盼嫣然的雙眸,此時早已失去了光華,眼力散亂,只有在他們凝視著她的時候 才會慢慢地集中到他們臉上,無聲地哀求著。

  “求求你們,別這樣。”六姨扭出發體有胸前挂著的一雙肉球激烈地抖動。雙乳有無比彈力,抖動起來時好像不是她身材一部份似的。

  大傑將自己的內褲脫掉。兩個人的陽具都有很黑暗的膚色及粗大的靜脈。小傑從後抱著兩手被吊高的六姨的身材,那一條又硬又熾熱的肉棒壓著六姨兩腿間的肛門。

  “你想幹什幺?”

  “嘿嘿,當然是想幹你啊,剛才不是跟你說過幺。”小傑一邊說著,一邊將粗大的陽具摩擦六姨的肛門,大傑想從正面插入六姨的陰道。一前一後,六姨的裸體被他們夾在中間。他們兩人都是玩女人的專家,沒有將目己的願望發洩出來。

  “不要這樣。”六姨還在做無謂的掙紮。她努力夾緊肉溝,大傑無法插入。

  大傑用手指將她的陰唇揭開:“給我看看你的陰道。”

  “啊……很羞恥呀!”粉紅色的濕潤肉壁浮現在耀眼的燈光之下。六姨看著大小傑淫邪的眼力,她心坎感到很難受。

  “很俏麗的色彩呀。”大傑一邊撐開那兩片陰唇,一邊盯著露出在他眼前的一粒陰核。

  “哦……”六姨轉出發體,大傑拉住她的陰唇用指心刺激沙織肉芽。

  “停手啊……”六姨半開半合的嘴唇發出喘氣的聲音。

  “你叫得很迷人啊,蓮姐,叫得很性感啊。”大傑開端用兩只手指摩擦六姨的陰核,六姨的黃蜂腰像抽搐地前後移動。

  六姨很猜忌爲何自己會有高興感到。她的心坎浮起一陣陣快感,被男人愛撫時,她的皮膚變成像雞皮似的樣子,受到刺激之後身材在發抖。

  小傑擰六姨的乳頭。

  “呀呀……”六姨的心坎湧起一陣海浪似的麻痺快感。她的身材一向都很敏感,所以她現在十分狼狽。他們擰她的乳頭和撫弄她的陰核,令她高興得全身發抖。

  “求求你們……停手……”六姨無法遮蓋她的心坎羞恥,發出陣陣喘氣聲,因爲曝露在燈光下,所以份外感到刺激,她感到好像有很多人在看著她似的。

  “呀……”

  “蓮姐,怎樣啦?”

  “再這樣下去……我……”

  大小傑的手完整沒有休息,不停地在六姨的裸體上撫摸及搓弄著她的乳房。跟著,他們從腰間一直摸到那一條藏在兩腿間深深的肉溝,手指進入溝內撩動。

  “呀呀……不行……呀呀!”六姨成熟的身材像一條白蛇似地扭動,煽起那兩個男人的色慾。

  “嘻嘻,蓮姐,你的下體已經濕透。”大傑將手指從肉縫之間拔出,那只染滿淫水的手指在六姨面前動搖:“不要這樣心急……忍耐一些。”

  六姨抗拒著地扭出發體,頭髮散發出一陣香味。

  “蓮姐,你是不是很想和我們做愛?”大傑將自己的熾熱陽具放到六姨的恥丘上。

  “呀,呀……”六姨的下體抽緊,下身在發抖。

  “從後面插入去呀!”燈光後面傳來聲音,小傑轉到沙織背後去。

  “蓮姐,我要插入你的肛門啦。”

  “不行呀,不……”六姨猛力地動搖頭部。

  “你以前有沒有被人插過呀?”大傑一邊在六姨耳邊說,一邊將自己的陽具強行插入沙織的陰道去。

  “從來未試過呀。”六姨很畏懼地說。她雖然心坎很畏懼,但是自己卻在期侍著那熱辣辣的陽具插入自己的陰道去。六姨開端不明確自己牴觸的心坎。

  “蓮姐,我要插入啦。”

  “不可以…”六姨扭動下身打算擺脫他,但是被大傑捉住她的腰部。他將沙織雙腿離開,然後握著自己的陽具塞進六姨的肉縫中間。

  “呀呀……不行呀……”她的陰戶流出淫水,大傑順利地插入“蓮姐,爽逝世了!你的*好緊。”他不停地施展年輕人的沖勁“呀……呵……”六姨的嘴唇順著那個男人的穿插動作而喘氣。

  六姨下體的淺粉紅色嫩肉含著一條不停抽插的大肉腸。由于從後方插入,所以從正面可以清楚地看見六姨的下體。

  六姨不自覺地拉動被吊高的雙手來配合大傑的插入動作。她的理性極力壓抑情慾,她感到不可以在這情況下有快感,但是肉體上的喜悅在侵蝕她的靈魂。大傑的沖刺越來越激烈。

  “呀……噫噫……”六姨終于發出屈服的聲言。

  “呵呵,怎樣呀?蓮姐,你是不是很享受這種滋味?”小傑用力地刺激沙織的陰咳。

  “噫……我支撐不住了啦!”當六姨的肉芽同時被刺激的時候,她的官能感受去到頂峰。

  “快些哭吧,蓮姐。”小傑用唾液濕潤了手指之後,將手指插入沙織的肛門裏。

  “呀鳴……”六姨感到好像有強力的電流通過一絲不挂的身材,電流從背部一直傳到上頭部。

  “蓮姐,你的陰道好緊呀!”大小傑同時攻入六姨的兩個洞穴去。

  六姨全身充滿著被突入身材深處的快感,她的意識被官能的浪潮吞沒了。陽具在湧出大批淫液的陰道上穿插,發出「茲茲」的聲響。

  “再放一些。”小傑看著美貌如花的赤裸女人,陽具在她夾得很緊的肉縫中持續穿插著。

  “啊……蓮姐,你不要壓抑……自己,享受……性的高潮吧!”

  六姨的腰和舌頭不停地運動,她心坎暗藏著的慾念隨著身材所受的刺激而爆發。她也被自己的猖狂性慾嚇了一跳,自己真的這樣淫亂嗎?

  六姨因爲兩個男人侵佔而哭起來,但另一方面,她卻感受到那一股莫明奧妙的高興……她覺侍自己是一個淫蕩的女人。

  小傑的沖刺越來越快。

  “呀……呀……噫……噫……停呀……停呀……”六姨的面上泛起了一陣紅霞,她已經不顧一切“蓮姐,你有高潮了嗎?”小傑一邊搓弄六姨富有彈力的乳房,一邊問“呀……我也不知爲何會有快感。”

  六姨很快就感到強烈快感燃燒著她的心坎,她的性感美藐上泛起一陣玫瑰紅色。因爲燈照射著所以全身噴出汗水,身材發出汗臭。

  “蓮姐,你說你有高潮,說出來。”

  “呀……不行。”

  六姨性器內的陰莖脹大,噴出白色的汁液灑在她的子宮上。

  “呀……我有高潮……”六姨美好的身段突然痙攣,全身肌肉快速地抽緊。

  大傑把陽具從抽緊中的女性器中拔出來,盛開的兩片花唇之間滲出精液,慢慢滴下來。

  “爽,哈哈!”大傑淫笑。

  “你們到是舒服了,我的騷穴好癢啊。”劉媽故作楚楚可憐的樣子嬌嗔道。

  “怎幺也不會把你這個淫貨忘了啊。”大傑一把抓住劉媽的大奶子,粗暴的推到床上。

  “給老子舔舔腳。”說著把腳遞到劉媽的嘴裏,另人驚訝的是,她居然津津有味的添了起來。

  “添乾淨了,就用我的腳趾自己操你的騷*。”果然,她又自己掰開陰唇,坐在大傑的腳趾上,一上一下的樂此不疲,大傑摸著六姨的奶子閉目享受。

  這便是我第一次看到男女做愛,相當于他們便是我的性啓蒙老師,那天不知道我在那裏看了多久,只知道雞巴憋悶得難受,然後我有了一個願望,總有一天,我要讓六姨在我的雞巴下婉轉承歡。

  不過還沒等到我實行我的六姨俘獲打算,我就被爸媽接到城裏上學去了,但我依然市場想起六姨赤裸誘惑的肉體,每當這個時候我就只能自己苦悶的解決。其間有過女朋友,也做過愛,不過總是性趣缺缺,總感到沒什幺豪情,好像太過平庸,又不敢象小說裏面玩點裸露,虐待什幺的,總之我始終忘不了六姨白花花的奶子和泛著水的陰道。在十歲到十五其間,我又無意間看到過我二媽(二爸的老婆)的裸體,于是在夜我又多了一個理想的對象。

  不過幸福來得很快,有時候你措手不及間,你已經被幸福砸到,真的是要讓你仰天長笑。那天全家人回老家過年,鄉下交通不發達,我爸開車回去,載了六個人,卻還多了幾個,于是我自告奮勇去做鄉下那種摩托車,不知道爲什幺二媽也下車說和我一起坐摩托車。

  山路彎曲,摩托車上顛簸不斷,雖然我思想裏很想操二媽,六姨,但實際行動上還是知道禁忌的,所以,我不敢和二媽靠太緊。不過一個顛簸下,背後貼上來兩團軟肉,高高的頂在我背上,我的心撲通撲通的跳,過了一會兒,後面的兩個軟肉不但沒有離開,還藉著山路的不平在我背上摩擦。我心裏一驚,“不會吧,有這樣的好事,難道二媽對我有意思?”我開端了胡思亂想,“不是是平時她看我對她的眼神不一樣啊。哈哈,這下發了,以後不愁沒有*操了。”爲了得到進一部的證實,我的雙手在二媽的大腿上來回的撫摸,二媽並沒有什幺過激的反響,反而是她看到我爸把車開走了後,胸部緊緊的貼在我的後背上,在我耳邊呵氣如蘭,真的是誘惑逝世人了。偏遠的上路上人煙罕至,二媽居然勇敢的拉開我褲子的拉鏈,手伸入我的褲子裏,把玩著我的大雞巴。我倒吸一口涼氣,這淫娃也太勇敢了吧,偷偷的朝摩托車司機忘去,創造他並不知道,這才放心下來。

  到了目標地,等摩托車開走之後,我一拍二媽挺翹的屁股,小聲的跟她說:“二媽,等下我要好好的操你。”然後大步朝著來接我們的六姨走去。

  我爸爸把車停好了,我們一家人就有說有笑的朝著六姨家走去,落在後面,看著六姨渾圓的屁股,我又開端浮想聯翩了,雞巴躁動起來,硬邦邦的頂在褲子上,異常難受,看來得快點找二媽那個賤人消消火才行,想著便向二媽一笑,她對著我眨了眨眼,還了一個媚笑,更讓我受不了了,于是我走到她身邊,輕聲對她說:“二媽,找個處所,我受不了了,我想操你。”二媽嬌嗔道:“小色鬼,這幺心急啊。”

  我和二媽找了個偏僻的竹林,我快速脫下褲子,露出了我宏偉的雞巴,惹得二媽一陣嬌呼,“好大。”

  二媽握著我的雞巴輕輕撸動,身材立刻騷動起來。我蹲下來,拉下她的褲子,把她的一條腿放在肩膀上,用舌頭隔著底褲舔她的陰戶;順手撩起她的T恤,手伸進去揉搓著她碩大的乳房。二媽渾身無力地攤在我的身材上,高低的刺激讓她變得淫蕩起來,她低下頭吻著我的嘴,我便不客氣地吸著她的舌頭,手還在揉捏著她的乳頭。然後我把她黑色的小底褲脫下來,紫紅色的陰唇下已經淫水汪汪,我湊上去,用嘴頂著她的陰戶吸了起來。“嗚┅┅”她的性感完整被我挑逗了起來,她快活呻吟著。二媽的情慾已經被完整開發,不停扭動著身材,自己的手也不閑著,左手揉搓著乳房,右手撫摩著陰戶。

  “二媽,你真的是地地道道的一騷貨。”我打趣道。

  “是,我是騷貨,好哥哥,快用你的打雞巴好好教導你的騷二媽吧。”二媽一點不認爲恥,反而更加的高興。

  我把二媽的小T恤脫了下來,碩大的乳房盛在兩個黑色的罩杯裏格外性感。但38歲女人的身材畢竟不比少女,她的腰和小腹上已經微微隆了起來。在我眼裏卻有著成熟的異樣美感。

  這是愛好成熟女人的我最迷戀的身材,我把雞巴塞到二媽紅紅的嘴唇邊上,她立刻張嘴把它含著,賣力地吮吸起來。好像是半個月沒吃東西的人在吃世界上最美味的東西一樣。

  我反手把二媽的乳罩解開,一雙碩大的乳房被解放開來,她的乳房有點下垂了,乳頭是紫色的,乳暈倒是不大。我雙手抓住她的奶子,狠命的揉搓。二媽扭動著身子,口裏還含著我的雞巴,恩恩啊啊的,也不知道是舒服還是苦楚。

  我看自己的雞巴已經差不多了,就轉到她後面,伸手探到二媽的股溝中,摸索著她的屁眼。輕聲問道:“二媽,我要操你屁眼,行幺?”

  二媽嗔了我一眼:“你想操就操吧。”

  我在二媽的陰道下面接著一些流出來的淫水,抹在她的屁眼上,兩個手指插入了裏面。感受到屁眼裏有手在摳動的二媽,被那種緊緊的、痛痛的感到所刺激,二媽喘著氣呻吟著,享受著從屁眼上傳來的快感。我看她的屁眼已經很滑順了,就把龜頭抵在肛門口,慢慢地擠進去;她扭動著屁股配合我的進入,由于有淫水的潤滑,我很順利地突破進去了。

  我的雞巴在二媽的屁眼裏使勁抽插著,手指卻插入到二媽的陰道裏面,此時的二媽前後兩個眼被操,已經完整沒有了力量,任由著我的雞巴在後、手指在前不停地抽插著。快感一陣一陣從下面傳上來,二媽前仰後合地吸收著我的操弄,雙手還揉搓著自己的大奶子,不斷地呻吟∶“啊┅┅操我┅┅啊啊┅┅我不行了,啊┅┅我要逝世了!”聽著二媽的淫叫,我幹得更加起勁。

  由于畏懼被人創造,所以只操了一會,我便把精液全部射入了二媽的屁眼中。反正以後有的時間和機會慢慢弄這個騷貨,現在只是拿她來降降火。拔出雞巴,我讓二媽幫著用嘴把雞巴上的汙物清算乾淨。二媽也不嫌雞巴上的味,津津有味的含在嘴裏仔細清算起來。

  這時,我看見六姨從遠處走來,估計是半天沒看到我,來找我了吧。嘿嘿,她不知道我已經和二媽幹了一炮了。

  “二媽,想不想以後被我操。”我問道。

  “小冤家,你剛才操得我好爽,我當然想啊。”二媽毫無含混的說。

  “那好,今天晚上你幫我把六姨搞上手,以後我要一起操你們。哈哈!”心中依然想好了打算。

  晚上如我所料,一家都坐了幾桌麻將,打得熱火朝天。二媽在我的授意下,拉著六姨在屋裏聊天看電視,等了一會,我找了個機會,也爬上床和他們一起看電視去了。

  看著看著電視,我問道:“六姨,你還記得那次你在劉媽家和大小傑看的電視幺?很好看哦。”

  六姨的臉瞬間變白,聲音發抖的說:“什幺電視?”

  “嘿嘿,明人面前不說暗話,就不要我明說了吧。”我把手從被子下面,拉開六姨褲子的拉鏈,手一下就滑了進去,隔著內褲撫摸六姨的陰道。“只要你乖乖聽話,我什幺也不會說的。”六姨擔心的望向了二媽,“放心吧,她比你騷多了,今天下午我才操了她呢。”我馬上就打消了六姨的疑慮。

  說完之後,我忙脫掉六姨的全部武裝,將手按在了我朝思暮想的處所,剛一接觸六姨的陰戶,六姨就嬌嗯一聲,嬌軀起了一陣輕微的顫動,粉面生春,雙頰飛紅,一雙媚眼似渴求什幺,又似在勉勵我,望著我一眨也不眨,那模樣真叫勾魂攝魄!本來你也春心早動了,我心中暗笑。

  隨著那聲嬌嗯,六姨的美臀微微一顫,兩條玉腿也離開伸直,我凝視著六姨的玉戶∶濃陰深處,芳草如菌,長滿了那飽滿的陰阜。我警惕地離開遮蔽在桃源洞口的芳草,然後輕輕地掰開兩片肥厚的大陰唇,但見紅唇微張,桃瓣欲綻,兩張肉壁微微張合,正中間的那粒肥嫩的陰蒂,色彩紅嫩,鮮豔欲滴,還在微微顫動著。

  奇景當前,把我刺激得高興不己,將手指伸進了那迷人的肉縫中,揉、捏、按、摩,忙個不停,六姨被我弄得不住地呻吟著,小穴中春潮氾濫,從她的陰道口中徐徐沁出的淫水弄得我手上濕淋淋、黏滑滑的。

  “好哥哥┅┅不要再用手了,我受不了了┅┅你用嘴給媽舔舔好嗎?”六姨哀求著。

  “嘿嘿,想不到六姨現在這幺浪啊,常常被人操吧。”

  “恩,求求你,操我。”

  六姨將雙腿儘量大張,使她那毛茸茸的陰戶裸露無遺,把我的頭按在她的*上,我伸出舌頭,先開端舔她的陰毛,又吮、又吻、又吸、又咬,把她痛快得美目半睜半閉,朱唇似張非張,渾身火熱發抖,嬌軀微微扭曲,從口鼻中發出痛快的呻吟聲∶“啊┅┅哦┅┅好哥哥┅┅好癢啊┅┅別光舔毛┅┅”

  于是我就用手撥開六姨的兩片陰唇,翻了開來,露出那條紅通通的像露滴牡丹一樣豔麗的陰縫,裏面正汩汩地流出水兒來,陰蒂像一粒紅珍珠似的矗立在陰戶正中。

  我不多說,趕緊把舌頭伸長,擠進媽的陰道,四面亂舔起來。

  六姨這一下被我弄得欲仙欲逝世,渾身趐軟,身子不停地扭擺,口中呻吟不已∶“嗯┅┅好哥哥┅┅好舒服┅┅往裏面點┅┅對,就是那裏┅┅用力一點┅┅美逝世了┅┅幾年沒有這幺爽過了┅┅啊┅┅啊┅┅要洩了┅┅啊┅┅啊┅┅好了┅┅快活逝世了┅┅”

  一股陰精像噴泉似的,一下子湧了出來,全噴進了我嘴裏,我一口一口全吞了下去,腥腥的,鹹鹹的,如瓊漿玉液一般,十分好喝。

  “我好久都沒有這樣舒服過了,你還厲害。”六姨滿足地說著。

  “六姨,您舒服了,我這裏卻更難受了。”我指著那把褲裆撐得半天高的玩意兒對六姨說。

  我的衣服被我們兩人齊心協力地脫了個精光,褲子剛脫下來,那根大雞巴就跳了出來,似怒馬,如餓龍,威風凜凜地昂然矗立著,根部叢生著烏黑髮亮的陰毛,布滿了我的陰部和小腹,又粗又長的粉紅色的莖體,又圓又大的赤紅色的龜頭,看上去誘人極了。

  六姨一見就大吃一驚,一把抓住,∶“你的雞巴長得怎幺這幺大?還這幺硬,太好了。”說著,六姨讓我躺好,她伏下身去,伸出柔軟的香舌,先舔我的陰毛、雞巴根部、蛋囊,然後是莖體、龜頭,舔來舔去,最後,六姨張開櫻桃小口,將我的陽物吞了進去。我的雞巴太大了,而六姨的小嘴兒也太小了,只能含住我的大龜頭,也憋得她滿口發脹。

  六姨含著我的大龜頭,不停地用力吸吮,舔弄,柔軟的舌尖頂著龜頭中間的小眼兒,盡情蠕動著,一雙玉手在露在外面的陰莖上揉搓滑動,我的大雞巴感到溫暖滑潤,舒服異常,一種從未有過的激動襲上我的神經。我連忙暗暗壓抑下來,不然可就糗大了。

  “我要操你的*了。”

  說著我伏到六姨的身上,挺起下面的大雞巴,在媽的大腿根胡頂亂撞,可就是找不到桃源洞口,急得我滿頭大汗。六姨嬌笑著,左手離開了她那迷人的花瓣,右手握著我的陰莖,帶到她的桃源洞口,下身極富技巧地蠕動了兩下,兩片桃瓣已經夾住了我的龜頭,我屁股一挺,雞巴一頂,粗大的龜頭已滑進媽那嬌嫩迷人的玉洞中。六姨微微地皺了皺眉頭,閉著眼,有氣無力地嬌嗯了一聲,顯出十足的舒服勁∶“啊,真好!”我下面在輕輕地抽送摩擦,上面吻著六姨的柔唇,吮著她的香舌,中間撫著她的豐乳,尖尖的乳頭被揉得堅硬而矗立起來。我曲指揉捏乳頭,忽輕忽重,不忍釋手。六姨嬌嫩的玉乳被揉得通紅,顫巍巍地晃動著,我湊上去,一口咬住那葡萄粒似的乳頭,輕輕地用舌尖頂住在牙齒上蠕動,時不時地猛吸一口,六姨又一痙攣,渾身輕抖。

  “六姨,您的乳房真美呀!”我一邊輕抽慢送,一邊撫摸親吻著六姨的乳房,一邊情話戲語不斷,一齊挑逗著六姨的情慾。六姨漸漸地扭動柳腰,擺動玉臀,配合我的動作,逢迎湊送。“想要我不亂說話,就好好伺候我。”

  一聽這話,六姨使出渾身解數,陰戶加緊了運動,一吸一吮,吞進吐出,使得我的龜頭像是被牙齒咬著似的。接著,六姨的全部陰壁都運動了,一緊一鬆的自然壓縮著,我渾身麻趐趐的,似萬蟻鑽動,熱血沸騰,如升雲端,飄飄欲仙。

  “┅┅好舒服┅┅我要洩了┅┅”再也把持不住,一股熱精如巖漿爆發,洶湧而出,滋潤了六姨的花心,一時間天地交泰,陰陽協調。

  至此,我想要的兩個女人都被我搞上了手,以後的時間是想操就操,再沒有任何顧忌。

  

Contents


嚴選免費成人小說
被俘虜的白富美單親媽老師        不可思議的團體旅行       我和我的猖狂掉常女同夥        與曾經的夢中情人在家裏偷情       失戀後的香港sex派對
給女同事手淫        師師之調教小白        熟女        超級保險套推銷員
和海歸的緣分        

日韩精品欧美激情24p